软件水平

政府开支不需遮羞就不怕“”


更新时间:2022-06-17  


 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政府,最近公示了今年前两个月份的公务开支明细表,近日被网友发现后,引起了公众和舆论的关注,3天时间即有超过30万网友捧场热议,赞其为“政府第一例”,并呼吁在全国推广。

  白庙乡的公共事务月度开支明细,公示了乡政府公务和业务花费的每一分钱,连“1.5元购买信纸”也记录在案。尤其引人注目的是,在各级政府长期讳莫如深、一直是公务开支“黑洞”的“三公消费”方面,白庙乡也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,勇敢地将招待上级官员的烟酒餐费也一一列出悉数公布。如果媒体报道属实,那么,这个乡的公务开支透明度确实前所未有,相较而言公开得相当彻底,“”和“第一例”的赞誉并非浪得虚名,而是言之有据。

  喝彩者人多势众,喝彩声嘹亮动听,但并非整齐划一,毫无异议。也有论者大泼凉水,质疑白庙乡的举措是否“作秀”?其理据是,财政信息公开本该是各级政府秉持执政为民理念,行政作为中必须履行的职责,却因一个只是尽了职责本分的蕞尔小乡,如此被关注遭热炒,未免让人感到悲哀。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发生,恰逢两会前夕,时机有刻意选择的嫌疑,以及目前各地政府信息公开的现状,这盆凉水泼得不无道理,可以为火热的喝彩降温,让公众从热烈的憧憬返回到春寒料峭的现实中来,倒也算得上是理性明智之举,值得赞赏和鼓励。

  确实,白庙乡地处偏远,全乡11000多居民,95%为农村人口,2009年人均年收入只有3393元,无论从人口数量、地理位置还是经济发展水平看,都属于边远贫穷地区。同时,乡一级政府,只是现有政府架构中的最基层,其公共开支情况,并不具备代表性。比如,省、市、县一级政府中常见的“三公消费”中的公车消费、公费出国等支出,就很难在一个僻壤穷乡的财政开支明细中体现出来。

  但是要公允地评价白庙乡这一举措的价值,就应该充分考虑到其依存和发生的客观环境。政府信息公开虽然是中央政府一直鼓励和推行的政务透明、信息公开政策中的重要一环,但众所周知的现实情况是,这一政策的执行情况并不能让人满意,许多地方政府部门对此不但多有保留意见,而且不乏抵触行为。比如,去年就曾有公民依法申请政府预算信息公开,却被某些政府部门以“国家机密”等理由予以拒绝,还有公民因此遭到威胁和打压,大有人身安全不保之虞。

  更进一步,则可举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,以资参照和比较。去年10月,广州市财政局主动公示了114个政府部门的年度预算,就被认为是重大进步,好评如潮,只是其中公众最为关心的“三公消费”方面信息付诸阙如,留了一块暧昧的遮羞布,为一个本该更好的结局留下了瑕疵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白庙乡的“”就有更值得喝彩的资格,这很能说明民心所向,以及公众眼睛不但雪亮,而且很有鉴赏水平。

  正所谓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从公示报表中,公众很容易看出,白庙乡每月招待费就达公务开支的65%以上。至少从这一点上,就能折射部分现实、披露些许真相,印证各级政府公务开支居高不下和巨大浪费的源流。也可以推论得出,在比乡政府更高的各级政府中,民怨极大却一直深藏不露的“三公消费”在公共开支中所占的比重。同时,相较于已经提出十多年,至今千呼万唤不出来,目前仍处于摸索和论证中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,白庙乡顺应民意,敢率先脱下遮羞布,以“”先声夺人,理所当然应该赢得头彩。

  从历史经验来看,也不应该忽略或者轻视白庙乡财政公开的意义和价值。既然上个世纪上半叶,在僻远的井冈山,星星之火,能燎原出一个新中国。在上世纪下半叶,在贫穷的安徽农村,小岗村村民签署的包产到户生死状,也是改革开放政策的民间火种和深得民心的铁证。那么,僻壤穷乡的白庙乡“政府”,也就有成为“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、监督政府”的里程碑的潜质,成为“比太阳更有光辉”的公平正义在全社会推进的新起点。

  方*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,请点击右上角“新用户注册”进行注册!设为辩论话题两会财经策划

  [提要]我们曾是如何沉浸在GDP增长中?GDP高速增长掩盖、甚至恶化了什么?中国如何迎接一个次高速增长的年代?仍旧期待答案……[专题]

  [提要]亿万网友通过一个个跟帖和留言传递着网络民意,而总理也从这数以百万计的跟帖留言中看到了“信心和力量”…[进入专题]

  [住房]住房公积金应该应该需要改革了,不能让建筑房产业独享利益…[详细]

  [提要]等车时、睡觉前…手机免费),随时随地关注两会进程!为您提供最全面的提案,发评论,提问题…[进入专题]

Power by DedeCms